了解最新公司动态及行业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>行业资讯>行业动态

辰韬资本智驾基金合伙人萧伊婷:港口自动驾驶天花板低,但有望2022年底规模商用

时间:2020-10-29   访问量:1772

专门投资低速载物的L4级自动驾驶。


在自动驾驶诸多细分赛道里,港口是商业化落地最快的场景之一,但其市场规模也最小。

辰韬资本在近日发布的港口自动驾驶研究报告中提到,国内港口集装箱水平运输市场自动化渗透率不到 2%,绝大多数传统码头均使用有人驾驶集卡方式。以水平运输 20 元/TEU 计,每年港口水平运输市场约为 50 亿元。

天花板太低,导致一些投资机构对这个赛道并不看好,一些自动驾驶公司为了撑起高估值,也放弃了港口的尝试。


但辰韬资本智驾基金专门投资低速载物的L4级自动驾驶,正在布局港口场景,此前已投资环卫、矿山、短途物流、ADAS等领域的多家公司,包括极目智能、易控智驾、白犀牛无人车、易咖智车、踏歌智行、于万智驾。

辰韬资本智驾基金合伙人萧伊婷(Iris)告诉36氪,他们现在看港口的原因有二:第一,最快落地、有收入、商业模式很清晰;第二,港口做好之后,可以延伸到干线物流。二者共用商用车底盘等硬件,在车规工程化方面也可以共通。但转换难点在于算法,干线物流的算法难度比港口高得多。假如港口自动驾驶公司可以在2022年有规模化落地的收入、在2023年有利润,那可以从2024年发力干线物流。


萧伊婷认为,只有港口、矿山、农机、环卫四个自动驾驶赛道有可能在2023年实现规模化商业落地。干线物流还需要5-8年,开放道路的RoboTaxi可能需要10年以上。

当然,萧伊婷也提到,港口赛道的天花板低,意味着,最好去投第一名或第二名,因为第三名可能活不下去。与之相比,矿区无人化运输大概有200亿的市场规模,是港口的4倍,可以生存5-6家。

辰韬资本在报告中提到,目前,港口水平运输自动化有三种解决方案,包括自动导引运输AGV、无人跨运车ASC、无人驾驶集卡。


然AGV在国内港口应用普遍,但其缺点也比较突出。比如,AGV的成本太高,一台车可能要300万-500万,而无人驾驶集卡只要120万-180万。如果使用AGV,港口需要在码头建设中预先铺设非常多的磁钉,但磁钉导航技术很容易受到附近金属物体干扰,因此,码头土建不能使用常规的钢筋浇筑混凝土结构,只能替换为玻璃纤维,这对土建技术和成本造成很大挑战。同时,码头不可避免会发生沉降。当磁钉位置偏移一定程度后,就要对现有码头进行维修,否则AGV将不能按照既定轨道运行,而维修工作将严重影响港口繁忙的作业和吞吐量要求。

综合来看,无人驾驶集卡将会成为国内港口智能化改造的主要方向。


当然,无人集卡要想落地,至少有三大难点

第一,商务谈判。比如,如何说服港口用无人集卡替换掉原来的有人驾驶集卡?毕竟港口需要编列预算去买自动驾驶服务或产品,要触动既有的利益团体;第二,现在大多数港口的岸桥、场桥都没有自动化,完成这些区域的自动化需要很多预算支持,如果不做自动化,用人工对接无人驾驶,会遇到很大障碍;


第三,缺乏相关政策和法律规范。港口的集卡有两种管理模式,一种是把集卡视为港口特种设备,这样就不用上牌,保险费也比较低,不用满足车规。但特种设备的问题是,一旦出事故,就是生产事故,港口要付很大责任,而如果是车,那就属于安全事故,与港口无关。目前,在事故责任归属、设备归类、测试牌照等方面都没有统一法律规范。


谈及干线物流、RoboTaxi公司是否可能进入港口、对既有公司进行“降维打击”,萧伊婷表示,“降维打击”的可行性比想象中要小,因为港口环境有其特殊性,比如,码头要求精准至2厘米的停位精度,以配合吊具精准装卸集装箱,而干线物流的定位精度一般是10-20厘米;港区集装箱装卸灵活,集装箱堆放形态、集卡行驶轨迹和作业环境经常发生高度变化,与开放道路差异较大;港区内有各种不同的大型、中型、小型作业设备,自动驾驶系统必须要能准确识别;船舶靠岸、岸桥设备和金属集装箱都会对港区无线信号传输形成干扰,使得卫星导航系统无法完成精确定位。

正因为港口场景的特殊性,辰韬资本更倾向于投资在港口有2年以上经验的团队。


在商业模式方面,无人集卡水平运输主要有三种方式:重资产、轻资产、合资重资产。现在大部分自动驾驶科技公司倾向于“轻资产”,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,收取技术服务费。

但辰韬资本主要投“重资产”模式、提供运营服务的公司,即自动驾驶科技公司直接采购车辆,完成车辆无人化改造和系统部署,为码头提供自动驾驶运输服务。这种模式的优点是港口接受程度高,因为前期投入资金少、试错成本较低。其次,港口担心创业公司容易倒闭,不想冒险购买后者的技术解决方案和产品。而对自动驾驶公司来说,重资产是一个很好的壁垒,因为进入壁垒较高,需要很强的资金实力、技术能力和运营能力。

在选择投资标的时,萧伊婷称,很多自动驾驶公司都出现了几个“大牛”互相不服和排挤的情况,所以,大牛多不一定是好事,需要分工合作。同时,他们很看重团队的管理能力和聚焦能力,如果创业初期就广撒网、不聚焦,会有较大风险。此外,供应链是自动驾驶发展的掣肘,所以,他们会看重公司在上下游供应链的商务拓展和资源管理能力。


“从今年12月到明年12月,港口自动驾驶第一梯队的公司可以把安全员去掉;2022年12月底前,第二梯队的公司也可以去掉安全员;到2023年,剩余的公司也可以做到。所以,提前一两年布局这个赛道,对我们是最合适的。”萧伊婷表示。


上一篇:试用了 8 款手机浏览器后,我才知道它们有多乱

下一篇:国产手机厂商不会、也不可能取消附赠充电头

在线咨询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联系
返回顶部